李叔同的儿子和妻子

  看濮存昕饰演的《一轮明月》,剧中叔同离开中国去日本前有个片段是他领着妻子和儿子走在码头,但电影没有细致介绍他中国的妻子和儿子,着重讲的日本妻子雪子。我想知道他中国的妻子和...

  看濮存昕饰演的《一轮明月》,剧中叔同离开中国去日本前有个片段是他领着妻子和儿子走在码头,但电影没有细致介绍他中国的妻子和儿子,着重讲的日本妻子雪子。我想知道他中国的妻子和儿子的相关情况,以及日本妻子回到日本后的相关情况。

  与天津俞氏结婚。俞氏长叔同两岁。以童生资格应天津县儒学考试,学名李文涛。有子(乳名葫芦),早年夭折。

  展开全部现实中,在他18岁那年,母亲为了拴住李叔同那颗不安分的心(他当时经常跑到福仙楼听杨翠喜的戏)在李叔同二哥的主持下给他安排了婚姻,对方是天津卫的一个茶商之女——俞家五小姐。婚前李叔同并没见过这个俞家小姐,素未谋面的李叔同根本就不想和这个人结成百年之好,他痛苦地同母亲请求,给他自己选择婚姻的自由,但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以主宰一个人婚姻的社会里,李叔同的请求并没得到母亲的同意。就这样,李叔同和一个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的女子结婚了。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他们没有共同的感情基础,直到结婚的第四天,李叔同才认真看了看妻子,才算认清妻的长相。尽管新婚的小夫妻恩爱有时,但李叔同已隐隐感受到和妻子之间始终存在性格难以相融的隐患,而这种隐患又并非李叔同单方面所能改变的。李叔同就这样在没有感情的婚姻里和妻子生活着,他的心里放不下的依旧是那个杨翠喜,在这种情感的煎熬中李叔同的内心痛苦是可想而知的。直到他在日本留学认识春山淑子,他才认识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婚姻的不幸,让他更加充分认识到人生的痛苦。

  李叔同在日本二次邂逅春山淑子,慢慢的交往与进一步的接触中,相爱了,但李叔同爱得很痛苦。他是一个思想很纯粹的人,自我的道德要求很高,他本人就反对男人在有了一个妻子之后再娶第二个妻子的人,他不屑这种行为。他不近女色,不受女色诱惑,在上海期间,面对那些貌美如花的社交女郎,根本不为之动。但他和春山淑子的感情发展可以说是一个男子爱情之心的苏醒与萌发,他是真爱淑子的,在淑子的爱火的吸引,李叔同最终那颗同样渴望被人爱的心复苏了,他只能痛苦地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自律的防线。所以李叔同和淑子结婚后,他就把此事视若对自己多年恪守人格操守的背道而驰,那种自疚与自省的压力时时折磨着他的灵魂

  展开全部现实中,在他18岁那年,母亲为了拴住李叔同那颗不安分的心(他当时经常跑到福仙楼听杨翠喜的戏)在李叔同二哥的主持下给他安排了婚姻,对方是天津卫的一个茶商之女——俞家五小姐。婚前李叔同并没见过这个俞家小姐,素未谋面的李叔同根本就不想和这个人结成百年之好,他痛苦地同母亲请求,给他自己选择婚姻的自由,但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以主宰一个人婚姻的社会里,李叔同的请求并没得到母亲的同意。就这样,李叔同和一个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的女子结婚了。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本港台开奖现场报码室。他们没有共同的感情基础,直到结婚的第四天,李叔同才认真看了看妻子,才算认清妻的长相。尽管新婚的小夫妻恩爱有时,但李叔同已隐隐感受到和妻子之间始终存在性格难以相融的隐患,而这种隐患又并非李叔同单方面所能改变的。李叔同就这样在没有感情的婚姻里和妻子生活着,他的心里放不下的依旧是那个杨翠喜,在这种情感的煎熬中李叔同的内心痛苦是可想而知的。直到他在日本留学认识春山淑子,他才认识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婚姻的不幸,让他更加充分认识到人生的痛苦。

  李叔同在日本二次邂逅春山淑子,慢慢的交往与进一步的接触中,相爱了,但李叔同爱得很痛苦。他是一个思想很纯粹的人,自我的道德要求很高,他本人就反对男人在有了一个妻子之后再娶第二个妻子的人,他不屑这种行为。他不近女色,不受女色诱惑,在上海期间,面对那些貌美如花的社交女郎,根本不为之动。但他和春山淑子的感情发展可以说是一个男子爱情之心的苏醒与萌发,他是真爱淑子的,在淑子的爱火的吸引,李叔同最终那颗同样渴望被人爱的心复苏了,他只能痛苦地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自律的防线。所以李叔同和淑子结婚后,他就把此事视若对自己多年恪守人格操守的背道而驰,那种自疚与自省的压力时时折磨着他的灵魂。这让李叔同本是痛苦不堪的心变得更加悲苦异常。